首页 男生 历史军事 大唐腾飞之路

章节目录 1595 抓羊

大唐腾飞之路 青岛可乐 4563 2021-11-25 09:27

  对于周围人的窃窃私语,萧寒自然是不加理会的,此时他的眼里,就只有那只体型硕大,毛发旺盛的肥羊!

  跟草原人做羊毛买卖!

  这是萧寒很早就想到用来牵绊草原人的一个法子!

  不过,他的想法固然是好的,但一遇到现实,立刻就被现实一棒子敲的不知道东南西北。

  是,草原上羊很多,巨多!

  但没人告诉萧寒,那些羊大多都是短毛的山羊,一年到头,也长不了多少毛!哪怕把它们全身的毛都刮干净,也凑不够一斤!

  而且,你做的是羊毛买卖,总不能指望牧人领着一群秃羊来卖羊毛吧?

  山羊是不用指望了,随便扯几把,就能把它们薅的跟葛优似的!就算是萧寒想指望也指望不上。

  那剩下的,就只有绵羊了。

  可是绵羊……

  萧寒仔细找了一圈后,才发现这玩意不管是草原还是关中,压根就没多少人养!

  吃的多!长得少!肉还膻!

  更可气的是:明明看起来胖的跟个球一样,实际上掉毛后,可能瘦的连狗都不如!就这么一个东西,能有人愿意养才怪!

  “这羊还有没有了!十贯一只,我全要了!”

  围着肥羊转了两圈,萧寒的眼神渐渐的都发出光来,简直跟看到了金子一样!

  这不为别的,只为这只羊,跟他记忆中的绵羊太像了!完全不是庄子里买来的那些像山羊,多过像绵羊的玩意所能比的!

  “啥?十贯?一万个大子,一只羊?”

  萧寒的话音落下,刚刚还在窃窃私语的人全部呆住了!尤其是一些家里养羊的,这时候腿都有些酥软了!

  老天爷爷哩!

  一只羊十贯!十只羊一百贯,一百只羊,不就一千贯了?这要是家里有一千只羊?腰缠万贯?

  “我这里有羊!全部卖给你!”

  “客官!光要活的?死的行不!您给一半,五贯就行!”

  想到这里,在短暂的寂静过后,西市里的人立刻疯了!

  其中,尤其是一些买卖牲畜的商行,仗着隔着近,手里头又有现货,立刻疯了一般冲回店里!然后连死的带活的,甚至就连已经下锅的都扯着腿拽了出来,送到了萧寒面前准备兑钱!

  “等等!我要的是这种!长这种长毛的羊!活的!你们手里的,不要!”

  另一边,看着眼前一瞬间多出来的各种各样的“羊”,萧寒顿时哭笑不得!

  好吧,你抱只活羊来我不说什么,可你端一盆羊来做什么?还有那位,别以为朝羊腿上偷偷啃了两口我没看到!都打算卖人了还啃?真把他当冤大头了?

  “什么嘛!这羊不都一样嘛!”

  “就是!羊要那么长的毛干嘛?你这大白天的,拿咱们寻开心呢?”

  拎着各种“羊”的商人一听萧寒不要他们的羊,顿时愤怒了!七嘴八舌的涌上前理论!

  看这架势,好家伙,这也就是大牛和愣子体格壮硕,一看就不像好惹的主!

  要是换一个,估计这时早被他们生吞活剥了!

  “小心,羊又来了!”

  一群人没拿到钱的人围着萧寒喋喋不休,却不想,身后,又是一声惊叫响起!

  紧接着,包括萧寒在内的所有人就看到:一头跟之前一模一样的肥羊,再次向着这边疯狂奔来!

  “小心!撞人可疼!”

  西市口,有胆小的见状,急忙向路边闪去!

  不过,更多的人却跟萧寒一样,口露垂涎,目泛金光!

  仿佛这向他们奔来的不是什么肥羊,而是一串串金黄的铜钱!

  “抓住它!”

  “十贯钱啊!”

  时间像是过了很久,又像是只过了一瞬,最后也不知道是谁“嗷”了一嗓子!

  紧跟着萧寒只感觉眼前一花,本来围在他前面的一群人,顿时调转身形,一股脑就朝肥羊冲了过去!

  “它是我的!”

  “呸!明明是我的羊,不信你听他是不是“咩咩”的叫!”

  “滚犊子!谁家羊还汪汪的叫?”

  抓羊大军轰隆隆的朝肥羊反冲了去!这股浩大子阵势,竟愣生生把受惊的肥羊再给吓回了神!一个急刹停住,然后直接转身,掉头就往后跑!

  “追啊!”

  抓羊大军随着肥羊冲进西市里!

  目瞪口呆的萧寒,小东等人在呆了半响后,这才反应过来,赶紧抬起地上的羊,也跟着向前追去。

  羊肉摊子前。

  被左邻右舍帮忙抬到阴凉处上的屠夫有气无力的睁开眼睛,等看清楚周围人后,他第一句话就是:“老孙头,你这羊害人!老子不买了!”

  “啥子?”围在屠夫旁边的老孙头愣了一下,随后立刻就急了:“不买了?我都把羊交给你了!你把羊放跑了,现在一句不买了就行?”

  “我放跑了?”屠夫费力的翻了翻眼睛,冷笑一声道:“什么叫做我放跑了!再说老子买的是羊,不是乐子,现在羊不见了,老子自然不能给钱!”

  “但是刚刚我把羊已经给你了!”

  “错,你给我的只是几根绳子,了不起我陪你绳子就是!”

  “你……”

  老孙头被屠夫的这句话快气炸了,指着他,脸色不断变幻,最后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!

  “喂,你这话有点过分,刚刚你摔晕过去,老孙头连羊都顾不上,先救你!”

  “就是就是!你跟老孙头又不是生人,你老爹在的时候,就从老孙头家里拿货,这么多年的情分在呢!”

  屠夫的邻居看到老孙头气的上气不接下气的模样,也感觉屠夫做的有些过分!

  别说这羊从谁手里跑了就该是谁的,就算两家这么多年的关系,也不该这么说话不是?

  不过,邻居们的好心,到了屠夫这里全成了沤肥的驴肝肺。

  勉强撑着地面坐起身来,屠夫揉着印着清晰蹄印子的胸膛,喘着粗气朝那些邻居大喝道:“放屁!感情伤得不是你们,跑的羊也跟你们无关是吧!

  有本事,你们拿钱过来把羊买下,别逼逼的让老子拿钱!老子的汤药费还不知道该找谁要!”

  “我们买羊?我们连羊叫声都没听到,我们凭什么买羊?”有邻居被屠夫的蛮不讲理气笑了,刚回骂一句,就听街边一阵骚乱,然后“咩咩”的羊叫声就响了起来。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
评论